本文来源:时代财经 作者:徐晓倩


图源:图虫创意

爆款电视剧《三十而已》有个名场面,为了拿到优质幼儿园的入场券,女主人公顾佳不仅搬进了高端小区,还要和同所学校的家长们搞好关系。

文艺作品往往是现实的折射。如今,家长的育儿焦虑下探至0-3岁。近日,在国家卫健委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,国家发展改革委社会发展司副司长、一级巡视员郝福庆介绍:国内调查显示,婴幼儿无人照料是阻碍生育的首要因素。

与此同时,托育行业爆雷、欠款消息不断,家长对优质托育资源的需求难以满足的情况下,托育机构也面临成本高企、盈利困难的问题。

每月学费1万元,私立托育价格高企

在金融圈工作满10年的淑欣,早已跨入一线城市中产行列。抱着让孩子早日融入社交圈想法,物色一所优质托育所是淑欣整个夏天的任务,让她没想到的是,上海高价的私立托育所成为育儿路上的第一道障碍。

一开始,场地大、外教资源丰富的私立机构是淑欣的首选,考察过几所高端托育所,她发现市区的托育机构平均每月收费都在1万以上。考虑到今后兴趣班、主修课、出国留学等教育成本,还要积累大量资金储备,淑欣不得不把范围缩小在公立托育机构。

上海教育官网显示,截至2020年年底,全市16个区每个街镇实现1个普惠性托育点。“上海公立托育园收费大多在每月1000元以内,但是名额有限,需要摇号,也不能实现小班化教学。”淑欣说道。

三个月前,杭州的黄韬把儿子送进了托育机构。儿子过完两周岁生日后,黄韬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:把孩子送进托育机构,还是继续由奶奶照顾,隔代教育不可避免会出现观念的分歧。“比如孩子有时候肚子不舒服,奶奶只会以为宝宝饿了,继续给孩子喂奶粉,反而帮了倒忙。”

黄韬能想到的最优方案是把孩子送到公立托育机构,但是离家最近的公立托育机构路程超过3公里,他只能选择折中方案,把孩子送到每月收费3000元的私立托育机构。对于每月收入不超过1万的黄韬来说,这显然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私立托育机构价格高、公立普惠园供给不足是目前家长们遇到的普遍问题。时代财经发现,上海市场以营利性质的托育机构为主,公立托育所的覆盖数量较小,其中私立托育机构按照价格分为高中低三类,高端托育机构往往超万元,中端机构的定价为5000元-8000元,即便是低端托育机构的价格也不低于3500元。

地方统计局、人社局数据显示,2021年北京市平均工资为13876元/月,上海市平均工资为11396元/月,双职工家庭月收入在2万元左右,这意味着把孩子送进一家中端的托育所,至少要花费一个家庭25%的收入。

对于家长来说,没有完美的托育机构,需要在价格、环境、师资水平、课程体系等多个维度反复权衡利弊。根据国家卫健委的数据,2021年全国有0-3岁婴幼儿4200万左右,其中1/3的家庭有比较强烈的托育服务需求,但实际入托仅5.5%左右。

赶在9月招生季,上海家长方云咬牙报名了7000元的托育机构,前期她考察了一遍3000元-5000元的托育机构,不是户外活动面积太小,就是班级规模太大或者不能提供双语教育。

几轮比较下来,方云不得不抬高预期价位,她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,如果找不到合适的托育所,只能暂时离开职场,回家当一年全职太太,直到小孩升入幼儿园。

“3500元/月是一线城市行业底线”

把孩子送进托育所后,家长们的焦虑并没有散去,淑欣考察托育机构的过程中,时常听到关门跑路的消息,这也让她对私立机构充满了不信任感。

今年以来,爆雷事件接连在多家早教品牌上演。近日,知名早教机构七田真传出上海、福建、广州等地多家门店关闭的消息,也是在8月,金宝贝重庆校区、上海子藤托育和美吉姆的关店通知,再次让一批家长的高额学费打了水漂。

时间回到3年前,2019年被称作早教元年。这年5月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《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提出托育机构实行登记备案制度,曾经处于灰色地带的托育行业终于得以扶正。根据相关数据统计,2019年年有14起托育相关机构获得融资。

尽管上述倒下的机构,往往将疫情反复作为关店原因,但托育园盈利难的问题早在疫情前显现。广证恒生发布的《2020年托育行业白皮书》显示,据不完全统计,2019年1月至10月就有26家机构的上百家托育园关闭。

2014年,张蔷投身早教行业,她在广州承办了一家中等规模的托育所。然而,现实远比她想象中更难,托育园的场地要求大,前期装修、课程引进以及设备投入巨大,后期还得靠教养成果继续招生。

“前期的资金投入至少得200万元,后续还得保持80%的满园率,而且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还会不定期请假,导致课程不能稳定消耗。”张蔷向时代财经说道。

除了早期成长起来的早教机构,越来越多幼儿园也包揽了托育的生意。“这两年市场竞争很激烈,普惠园和私立幼儿园的招生年龄下沉,之前都招收3岁以上的孩子,现在招收1.5岁以上的孩子,早教培训机构很难干过幼儿园,后者已经占领了3-6岁的市场,想要往前接纳生源要容易得多。”

另外,极度依赖线下场景的托育机构是重资产模式,人工和租金成本的高企容易导致托育机构陷入现金流压力。

张蔷算了一笔账,一线城市的人工费用至少每月6000元,一个教室起码要配备3名老师,还有招生顾问、园长、教研主任等人员配备。“一线城市托育园的收费标准通常得在3500元以上,才能勉强回本。”

这种情况下,如何平衡托育市场的需求和供给,仍是一道长期待解的难题。

(文中受访者皆为化名。)